導讀:繼續教育“新政”出臺,超過230萬專科需求生源或將重新選擇求學之路。2018年,高職院校能否抓住契機,借勢成為我國“職業應用型人才”的高產圣地?

繼續教育新政出臺, 超過230萬求學者路在何方?
  長期以來,繼續教育都是成人學歷提升的重要載體,而在近期,國家又為這一教育領域提供了政策“加持”。隨著教育部《高等學歷繼續教育專業設置管理辦法》(以下簡稱“管理辦法”)的下發,一些變革也引起了高等教育行業的關注。其中最重要的,是自2018年起,高校繼續教育專業和層次,必須與全日制普通高校相一致。沒有舉辦全日制專科層次教育的普通本科高校,不再舉辦專科層次的學歷繼續教育。
  “新政”的實施,無疑是對繼續教育的一次理性的“瘦身”。這讓高校繼續教育不再盲目推進,相反,如果繼續教育能與普通高等教育在辦學上保持一致,充分吸收自身學科、專業和師資等優勢,那一定會對繼續教育的規范管理和發展建設,乃至學校整體發展規劃與人才培養都會起到極大的推進作用。
  當然,政策的變動,也會為繼續教育行業帶來新的思考和挑戰。根據教育部公布的歷年教育統計數據,以及國家級公服體系——弘成學習中心所發布的行業報告預計,2016年網絡教育專科報名人數超過120萬,成人教育專科報名人數超過110萬,2018年需求預計還會增加。當繼續教育“瘦身”已成定局的情況下,這一巨大的專科需求群體必將尋求新的求學之路,那么,誰又可以將他們招致其中呢?
高職院校“接盤”,將成為政策導向與時代需求下的不二選擇
  對于《管理辦法》,全國高等學校現代遠程教育協作組秘書長嚴繼昌教授對文件進行了解讀。嚴繼昌教授認為,2018年普通高校網院招生會出現較大幅度的下滑。這是因為本科教育162個目錄外專業不能招生,雖在目錄內但本校普通教育開設的本科專業外的一些專業也不能招生,最主要的是占比57%的專科絕大部分也不能招生,因此,高校學歷繼續教育招生的格局會有很大改變。同時,高職院校等專科招生會有較大幅度增加,并在總體上有利于地方高校招生的客觀效果。
  專家的解讀明顯的將生源接納的重點指向了高等職業教育,而安徽等省份教育廳已經舉辦了動員會,要求省內高職院校做好繼續教育專科生源的接納工作,更進一步讓政策導向日趨明朗。實際上,國家對于高等職業教育一直相當重視, 早在2014年國家就明確提出要加強應用型人才培養,全面部署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并在2020年形成中職高職銜接、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相互溝通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同時,社會對復合應用型人才的高度需求,也必然驅使成人和職場人士擁有更高的學歷和更優秀的職業技能。很顯然,高職繼續教育已經成為人們對繼續教育專科需求的“重要選擇”。
“讓學生愿意選擇高職”依然是亟待解決的問題
  然而政策是利好的,但高職院校是否能夠將這些生源吸納進來,并借勢成為我國“職業應用型人才”的高產圣地?長期以來,對于高職來說最頭疼的問題莫過于“招生難”。根據媒體報道,2014年安徽省120所高職院校“顆粒無收”;2016年陜西省256所高職院校招生出現“零投檔”。實際上,這樣的情況在全國各地的高職院校中都不鮮見。高職院校招生困難,已經成為制約職業教育發展的一大瓶頸。
  高等職業教育如此,其所屬的繼續教育招生情況更是不容樂觀。在今年4月,由弘成教育集團發起的“繼續教育信息化資源建設交流會”上,來自安徽某高職院校繼續教育學院主管副院長認為,盲目招生增加規模,專業特色不強,社會觀念的影響,讓不少高職院校面臨嚴重的招生困境。“不客氣的說,現在很多人把高職看做是‘末等大專’,但我們繼續教育這塊,可以說影響力在高職院校里都是比較靠后的。”
  正如這位院長所言,與那些“985”、“211”大學相比,高職院校在招生上一直處于劣勢。教育部職成司高等繼續教育處處長高陽曾經提到,2016年全國1300多所高職院校招收的繼續教育專科生數量,僅能與68所網院招收的專科生數量持平。然而,從2018年起,北大、清華等全國一大批名校將不能再通過網教、成教招收專科生。此外據工人日報報道,每年約有1500萬高等教育適齡人群人無法接受國家統招高校教育。能否真正讓這些學生愿意選擇高職院校,選擇高職繼續教育,仍然是一個挑戰。
“新政”是機遇也是壓力,關鍵在院校的態度和決心
  每一所高職院校都有各自的優勢,也有不同的問題。但無論是政策的導向,還是企業對職業人才不斷提升的需求,都會讓人們對職業提升的愿望日趨強烈,也會對高等職業教育更加關注。所以對于高職繼續教育來說,不論采用什么用的措施,做好迎接2018生源接納的準備,已經是當務之急。這不僅是為國家輸出更多應用型人才,更可以提升繼續教育在高職院校中的品牌力量,并得到廣大成人學生的青睞。
  新政的到來,對高職繼續教育來說是機遇也是壓力,最終向哪個趨勢發展,完全取決于高職院校的高層領導對全盤發展戰略的考量,和對繼續教育的態度。如果高職院校能夠就此改善管理措施、提升教學質量、打造精品專業、彰顯院校品牌,高職院校摘掉“末等大專”的帽子,將很可能始于繼續教育的突破。